新闻中心

2018 ASCO | 徐兵河教授专访:埃博霉素类似物首次实现OS获益,
来源: 医脉通肿瘤科    发布时间: 2018-06-19 15:33   1339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卡培他滨联合Utidelone与对照组相比总生存延长了4个月,其结果具有统计学意义。可以说对晚期多线治疗失败的乳腺癌患者提供了新的治疗思路。

2018年6月1~5日,一年一度的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在芝加哥召开。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徐兵河教授在乳腺癌专场做了口头报告,医脉通有幸在现场采访到徐兵河教授。



研究简介(Abstract 1003)


这项由徐兵河教授牵头的III期临床研究,评估了埃博霉素类似物Utidelone联合卡培他滨和卡培他滨单药用于经治晚期乳腺癌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结果显示联合用药组的PFS及ORR均优于单药组。该研究于2017年2月10日在线发表于Lancet Oncology杂志上。

 

徐兵河教授团队进一步探讨了联合治疗相比于单药是否可以改善曾接受蒽环类和紫杉烷类治疗的转移性乳腺癌患者的总生存期(OS)。时隔1年,徐兵河教授站在ASCO的舞台上,首次报道了该研究的OS最新数据。

 

研究纳入405例之前接受蒽环类和紫杉烷类治疗的转移性乳腺癌患者,2:1随机接受Utidelone(静脉注射30 mg/m2/d d1~d5)+CAP(口服1000 mg/m2 bid d1~d14)或CAP单药治疗(口服1250 mg/m2 bid d1~d14),给药3周。在意向治疗(ITT)人群中, 使用Kaplan Meier生存分析评估中位OS、2年生存率。

 

大会上公布的OS结果



随访至2018年3月9日,在ITT人群中,联合治疗组和单药组的中位OS分别为20.40个月(95%CI 17.20-22.90)和16.20个月(95%CI 14.40-18.80)。与单药组相比,联合治疗使患者OS明显改善(HR 0.68;95% CI 0.52-0.87;p = 0.0024)。

 

联合治疗组和单药组的2年生存率分别为43.7% (95% CI 37.4%-50.0%)和30.6% (95% CI 22.1%-39.0%),提高了13.1% (95% CI 2.5%-23.6%;p = 0.015)。


以下是徐兵河教授专访


您2016年在ASCO上做了关于埃博霉素类似物Utidelone联合卡培他滨改善转移性乳腺癌PFS和ORR的口头报告,今年该研究的长期结果出来了,您能否跟我们谈一下Utidelone联合卡培他滨治疗乳腺癌的主要研究成果么?

河教授:埃博霉素类药物是临床上常用的抗癌药,国外常用的埃博霉素类药物叫伊沙匹隆,该药虽然能够延长患者晚期乳腺癌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但是OS没有延长,且有比较严重的有受抑制神经毒性和胃肠道反应,因此这个药除了美国批准上市以外,在其他国家都没有广泛应用于临床。


我们这项研究的Utidelone是应用基因工程方法合成的埃博霉素类似物,该药最大的特点是几乎没有骨髓抑制毒性,神经毒性也较轻。


它在体外的实验已经显示比其他的埃博霉素更强的抗癌作用,特别是对乳腺癌,结直肠癌,肺癌,前列腺癌的一些肿瘤的抑制。


在我们完成针对Utidelone的Ⅰ、Ⅱ期临床研究之后,也针对该药进行了Ⅲ期的临床研究:在多线治疗失败的晚期乳腺癌患者当中对比单药卡培他滨和卡培他滨联合Utidelone的疗效,结果显示卡培他滨联合Utidelone组比对照组延长了4个月的PFS,该研究结果我也在2016年的ASCO上做了报告,被特邀发表在Lancet Oncology杂志上。


在时隔两年之后,我们随访统计得出了该研究的总生存结果。我们知道,很多化疗药物并不能对晚期患者起到改善OS的疗效,而OS是评估疗效的金标准之一。


我们的研究结果显示,卡培他滨联合Utidelone与对照组相比总生存延长了4个月,其结果具有统计学意义。可以说对晚期多线治疗失败的乳腺癌患者提供了新的治疗思路。


该项研究也首次表明了Utidelone可以延长转移性乳腺癌患者OS。


并且值得注意的是,Utidelone相对于其他埃博霉素类抗癌药的骨髓抑制、胃肠道反应以及肝毒性都非常低,其主要的毒副作用类似于其他埃博霉素类药物,表现在神经毒性方面,Utidelone神经毒性(外周神经毒性、手足综合症等)的发生率是25%,且神经毒性为3级及3级以下,未见4级神经毒副反应;并且出现3级神经毒性的患者恢复正常的中位时间约为3周,也要短于其他埃博霉素类药物。


综上所述,在晚期乳腺癌患者当中,卡培他滨联合Utidelone可以延长患者4个月的OS,并且毒副反应相对于其他埃博霉素类药物明显较轻,是本研究的一个亮点所在。

Utidelone非常值得骄傲的一点是该药为国产药物,您觉得我们国产药物在哪些方面还需要加强,国产药物的方向是什么?



首先,我们应该注重药物的创新性。


我们去年进行一个I期临床研究的药物叫吡咯替尼,是酪氨酸激酶抑制剂,由于其药物的创新性,研究的结果发表在JCO杂志上。这也是国内目前为止唯一发表在JCO上的I期临床研究,其Ⅱ期临床研究对比了吡咯替尼联合卡培他滨方案及拉帕替尼联合卡培他滨治疗Her2阳性的晚期乳腺癌患者,结果也显示对照组中位的PFS只有7个多月,而研究组达到了18个月。


基于该研究的突破性的结果,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新药审批中心也将其作为一个突破性进展,接受了吡咯替尼有条件上市的请求。所以国产药物最关键的应该在其创新性。


其次,我们应该关注国产研究的质量问题。


目前国内进行的临床研究、药物试验非常多,但是能做到高质量的研究者和研究中心还是相对较少,保证研究的质量才能保证研究的可信度,这一点非常重要。


最后,我认为从临床研究的申办方到临床的合同组织CRO以及CRC等都应该不断提高自己的研究认知和研究水平,只有临床研究各个层面的水平和质量都提高之后,我国的药物研究水平才能够更上一层楼。

这次的ACSO会议在乳腺癌领域方面您觉得比较重要的研究、比较关注的研究有哪些?


徐兵河教授:这次ACSO会议乳腺癌方面重要研究比较多。首先让人瞩目的是靶向治疗的研究,目前新的靶向药物非常多,新的靶点的研究更多,如何利用这些靶向药和靶点,让患者真正受益,是我们需要密切关注的方向。


此外,关于治疗新方案的研究在此次ASCO大会上也引人注目,比如有关6个月的曲妥珠单抗和12个月的曲妥珠单抗辅助治疗对比的PERSEPHONE研究(Abstract 506),探讨了什么样的治疗方式更适合患者。


还有一些内分泌和化疗联合治疗的研究,比如TAILORx研究(LBA1),对于中复发风险的患者,即激素受体阳性、Her2阴性的这种、无淋巴结转移的患者,术后辅助治疗是单纯的内分泌治疗还是需要化疗?这些针对乳腺癌治疗方案的研究结果都非常另人期待。


当然还有一些新通路的研究,如PI3K、AKT、mHER2通路,同样值得我们关注。


此外,对于激素受体阳性的病人,在内分泌治疗以外是否需要加用靶向药物;对于HER2阳性的病人,新的靶向药及新的治疗方式;对于三阴性乳腺癌患者在化疗之外新的治疗方式的探讨等等,我认为今年的ASCO内容安排非常丰富,值得关注的研究点也非常多。